今天是:2016年07月25日 星期一

司法统计数据

法院工作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2018年人大工作报告案例
发布人: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1-23

序    言

    为使“两会”代表更充分地了解法院工作,我院特精选2018年办结的10个案例,汇集成册,供代表参阅。这些案例涉及刑事、民商、立案、执行等方面:既有扫黑除恶严惩犯罪的典型案例,也有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产审判经验总结;既有夫妻离异子女抚养定夺的社会热点,也有农村房屋拆迁巨额利益如何分配的司法难题;既有微法院小程序助力“最多跑一次”改革的生动实践,也有“三网过滤”分阶段递进化解纠纷的模式创新;既有“终本案件回头看”后得以执行完毕、司法网拍高效溢价处置闲放油品的皆大欢喜,也有审执涉军停偿案件的艰辛付出。我院将案例编写作为一项重要工作,通过正确适用法律、加强释法说理,发挥司法裁判的指引功能,彰显规则、维护秩序、弘扬美德。

    衷心感谢各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我院各项工作的关心和支持。2019年,我院的总体工作思路是: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自觉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提出的“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勇立潮头方显担当”的新期待,坚持高站位、高标准、高质量、高水平,全面推进法院“四项建设”,勇当新时代司法排头兵,为奋力谱写花园式国际人文港城建设新篇章,实现率先建成“两个高水平”奋斗目标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和服务。


一、依法准确严惩涉恶犯罪  推进扫黑除恶纵深发展

二、醉驾途中竟昏睡险酿祸  心存侥幸难逃法律制裁

三、微信小程序撬动大变革  微法院开启诉讼新体验

四、浙江 ODR 在线调纠纷  足不出户化解异地矛盾

五、资产出售式重整新模式  助力破产企业凤凰涅槃

六、稳妥推进涉军案件化解  统筹兼顾平衡军民利益

七、夫妻离婚争子女抚养权  量化赋分表助法官裁决

八、农村房屋出卖后又毁约  巨额拆迁利益如何分配

九、案件执行不能裁定终结  回头看后得以恢复执行

十、万吨油品闲放空置多年  司法网拍高效溢价处置


依法准确严惩涉恶犯罪  推进扫黑除恶纵深发展

 

案情简介:

2017年1月8日晚,被告人李某、赵某等8人在定海阳光海悦KTV唱歌喝酒。中途,被告人赵某至定海某小吃店吃夜宵,在店内遇见被告人王某及其女友,并因琐事发生争吵和殴斗,双方随即电话求助他人。王某纠集4人携带砍刀等候在小吃店附近路口,李某指挥王某某等9人携带10余把砍刀、关公刀坐车前往。李某等人下车后将王某等人团团围住,双方当街持刀斗殴,造成4人轻伤。期间,被告人王某某等还持刀追砍、恐吓一旁围观群众,被告人李某一方人员将附近一家店铺的卷帘门踢坏。

同年3月22日晚23时许,被告人王某某等人在定海金碧辉煌KTV唱歌结束乘电梯下楼过程中,以乘客过多为由,在三楼拒绝被害人余某、沈某一方进入电梯,双方发生争吵。到达一楼大厅后,王某某纠集被告人朱某等6人在电梯门口伺机报复。待被害人沈某乘电梯至一楼大厅时,被告人王某某等人即冲上去对其实施殴打,并用匕首朝沈某臀部连续捅了5、6刀。后被害人余某从楼梯走下来,被告人王某某等人又对其实施殴打,用匕首在其臀部捅了10来刀。在余某倒地后,王某某一方又冲上去对沈某拳打脚踢。

法院裁判:

被告人李某等人持械聚众斗殴,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属共同犯罪;被告人王某某等人随意殴打他人,致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属共同犯罪。依照刑法相关规定,以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李某、王某某等20人四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刑罚。

法官评析:

该案是一起典型的恶势力犯罪案件。李某、王某某等人纠集河南籍、安徽籍老乡,拉帮结派,长期活跃于定海各类娱乐场所。因琐事、口角大打出手,逞强好胜、逞勇斗狠,携带凶器在闹市区聚众斗殴,甚至持刀追砍、恐吓围观群众,踢打沿街商铺卷帘门,社会影响恶劣。该团伙属于应当严厉打击的恶势力,如不及时惩处,有向黑恶势力发展的趋势。

2018年1月,中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我院坚决贯彻依法严惩方针,依法、准确、有力惩处黑恶势力犯罪,打掉黑恶势力犯罪嚣张气焰。全面开展涉黑涉恶线索摸排工作,重点打击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关注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拘禁等容易涉黑涉恶案件,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不放松,铁腕扫黑除恶。认真贯彻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落实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要求,既坚持严厉打击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又坚持严格依法办案;既确保黑恶势力犯罪分子受到严惩,又确保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努力实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有机统一。



醉驾途中竟昏睡险酿祸  心存侥幸难逃法律制裁

 

案情简介:

2018年11月16日下午,被告人魏某饮酒后驾驶一辆小型轿车沿定海区S321省道由北往南行驶。15时21分,途经定海区S321省道与双坝线交叉路口北口时停车,踩着刹车在车内睡了半小时之久,造成交通拥堵。民警现场调查发现被告人魏某有酒后驾驶机动车嫌疑,遂对其进行酒精呼气测试,结果为138mg/100ml。后经舟山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告人魏某的血液乙醇含量为163mg/100ml,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

法院裁判:

被告人魏某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己构成危险驾驶罪。公诉机关起诉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魏某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提出的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魏某拘役一个月至两个月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我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魏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法官评析:

2011年5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实施,驾驶人醉酒驾驶被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修改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也规定,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暂扣6个月机动车驾驶证,并处10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2015年1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颁布实施,又对危险驾驶罪的具体犯罪行为进行了增加,如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载或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以及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醉驾入刑”七年多来,对于规范驾驶行为、维护正常交通管理秩序,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发挥了积极作用。近年来,其威慑力与公信力正逐步显现,我院受理的醉驾案件数量明显下降。2016-2018年,我院共受理因醉驾而犯危险驾驶罪的案件200件,其中2016年131件、2017年41件、2018年28件,降幅显著。但仍有不少人罔顾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醉酒驾驶机动车,以身试法,这里不乏有驾驶人员法律意识不强、风险意识较差、传统饮酒、劝酒习惯影响等原因。危险驾驶行为不仅会对他人的人身和财产造成威胁,也给驾驶者自身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本案被告人醉酒驾驶机动车至十字路口停下等红绿灯时,在酒精作用下竟脚踩刹车昏昏入睡,直到交警破窗才被唤醒,导致交通一度混乱。在此,法官建议广大驾驶员牢记“开车不喝酒、酒后不开车”,做一个文明守法的驾驶员,珍惜生命,敬畏法律,不酒驾、不醉驾。


 

微信小程序撬动大变革  微法院开启诉讼新体验

 

案情简介:

2018年10月5日,原告乐某在某购物网站上从被告彭某处购得一件品牌加厚保暖衬衫,但在收货后发现货不对板,认为被告存在欺诈消费者行为,要求其退一赔三。遭到被告拒绝后,原告于11月22日通过“浙江移动微法院”(以下简称“微法院”)小程序在线申请立案,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处理:

收到案件后,我院承办法官与被告彭某取得联系,了解到被告身在江西,靠经营一家网店为生,目前经济能力有限,希望法院能够给予应诉便利。电话中,法官随即向其推荐了微法院小程序,并一步步指导其完成了注册和认证,当天便利用微法院向其送达了各类法律文书。在微法院专属虚拟空间,原被告完成了证据交换,期间也组织过几次在线调解,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12月18日,该案在我院第三号审判庭开庭,被告坐在江西家中打开微信的微法院小程序,通过在线庭审功能参与了全程庭审。目前该案尚在审理中,届时也将通过微法院送达最终裁决结果给原被告。

法官评析:

2018年9月10日,“浙江移动微法院”4.0版正式上线,这是法院践行党中央网络强国重大部署的生动实践,是法院运用现代科技服务人民群众的重大制度创新,是“移动互联网+审判”的最新实践成果。它开启了移动电子诉讼的新模式,释放出了巨大的变革能量,极大便利了人民群众诉讼,有利于促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的现代化。

微法院从人民群众的现实需求出发,通过信息化手段提高诉讼服务水平,为人民群众提供线上与线下结合、形式多样、快速便捷的司法服务,让当事人足不出户、动动手指就能申请立案、参与诉讼,充分感受到掌上办案、指尖诉讼的便利,减少了讼累,节约了时间和经济成本,促使打官司从“让当事人跑”向“让数据跑”转变,有助于实现打官司最多跑一次,让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得到更加充分的保障。

微法院的适用范围十分广泛,除刑事案件外,占法院收案量90%以上的民商事、行政、执行案件都可以适用。使用微法院步骤非常简单,当事人通过身份证匹配和人脸识别认证进入掌上法庭,可直接与法官进行文字、语音、图片、视频等形式的交流沟通。目前,微法院已具备网上立案、查询案件、在线送达、在线调解、在线庭审、申请执行、网上缴费等20余项功能,还可提供法规查询、计算工具、智能问答、法院导航、线索举报、执行悬赏等诉讼便民服务。小程序上线以来,已有数位当事人体验到这一便利。本案即是首例通过微法院在线庭审的案件,目前我院已通过它累计送达、证据交换333件。


 

“浙江ODR”在线调纠纷  足不出户化解异地矛盾

 

案情简介:

2009年至2010年期间,被告侯某以做生意缺乏资金为由,陆续向原告夏某借款共计18万元,并出具借条一张,双方约定借款利率为月利率2%。2018年1月,因侯某一直未按约付息,原告催讨未果,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处理:

当法院工作人员联系侯某时,其表示自己人在外地,暂时无法前来舟山。对于被告侯某的这个难题,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以下简称“ODR平台”)便派上了大用场。我院工作人员现场指导夏某使用“浙江ODR”小程序,完成实名注册并发起在线纠纷调处的申请。管理员收到申请的短信提醒,在电脑端完成调解员的分配。调解员了解案子的具体情况后,便预约双方在线视频会议进行调解。

在约定的时间,夏某、侯某都上线了,调解员确认画面、声音无误后,便组织双方进行视频调解。在调解员的主持下,双方达成了分期还款协议,并在线提出司法确认申请。法院据此依法审查后,出具民事裁定书对调解协议的效力予以确认。整个处理过程中,仅民事裁定书须以书面形式寄送,其余流程均在线上完成。

法官评析:

自2018年1月被确定为“ODR平台”先行上线试点以来,我院动员各方力量,加强协调对接,全力推广平台应用。通过“一平台+两中心+多条线”,即“ODR平台”、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区社会矛盾纠纷调解中心及各行业性专业调委会联动工作格局,我院整合调解员队伍,引导22家调解组织、440名在线调解员注册入驻平台。同时在法院内组建“员额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工作团队,专设平台调解室,与各调解组织间实现互通,做到案件委派、指导调解和司法确认全覆盖,实现线上运用和线下调解、仲裁、诉讼有机衔接。同年9月10日“浙江移动微法院”4.0版在浙江省上线,与“浙江ODR”完成无缝对接,两大平台共享在线统一的用户认证体系,数据互联互通。当事人可利用微信小程序,快捷切换两大平台,在掌心里、指尖上就能办成事、办好事,让公平正义真正实现“触手可及”。

本案中,对原告来说,纠纷化解“最多跑一次”;对被告来说,实现了“一次都不用跑”,而且双方均无须支付任何费用,既便捷又经济。“ODR平台”将线下的矛盾纠纷解决模式搬到线上,实现了跨空间解决矛盾纠纷。如果纠纷经平台过滤后仍无法解决,就无障碍进入诉讼程序,实现了两种解纷模式的有效衔接、繁简分流。2018年全区“ODR平台”共受理申请在线调解案件1822件,调解成功1761件,成功率96.97%,民商事案件诉前化解率19.1%。


 

“资产出售式”重整新模式  助力破产企业凤凰涅槃

 

案情简介:

德勤集团成立于2003年5月,注册地为舟山市定海区,原为我市最大的民营海运企业,拥有50万载重吨的运力,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受企业发展战略失误、全球航运市场持续低迷等因素影响,自2013年下半年起,德勤集团资金链断裂,经营陷入困境,严重资不抵债,濒临破产。2014年6月,经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我院先后裁定受理德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的重整申请。

法院处理:

企业重整推进难的主要症结在于债权债务厘清难、战略投资者引入难、原有企业价值存续难。我院在这些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着力寻找新的重整模式。2017年4月,经慎重考量,我院决定采取“资产出售式”重整模式,保留营运价值,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在法院指导下,管理人将德勤集团名下19艘船舶、44.54万载重吨运力整体打包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同年7月19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正式表决,经竞争性谈判,最终上海易桥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4.535亿元的最高报价成为德勤集团重整投资人,与管理人签订了《重整投资协议》,整体承接德勤名下19艘船舶资产,并通过了重整计划草案。此次公开招募溢价40%,价值1.4亿元。

法官评析:

德勤集团破产重整案的成功,为政府、司法、金融等部门帮扶困境企业度过经营危机提供了实践样本。当时,由于德勤集团船舶、房产等资产均已设定抵押,普通债权人在破产中损失严重,若按破产清算程序进行,普通债权人将面临零清偿的风险,因此我院对此慎之又慎,积极探索寻找新的重整模式。

随着2016年下半年航运市场触底反弹,德勤集团业绩改善,流动资产逐步增加,定海区政府也招募到了点对点的重整投资人。2017年4月,我院决定采取“资产出售式”重整模式,以新公司整体承接形式接受德勤集团的资产及员工团队,最大程度保障破产企业现有航运核心资产平稳延续,实现社会利益的最大化,最终成功招募到重整投资人,通过了重整计划。此举不仅有效保存了44.54万载重吨运力的营运价值,也最大限度保护了债权人和职工的合法权益,为当前府院联动高效推进有价值困境企业破产重整、帮助企业度过经营危机提供了实践样本。

德勤集团破产重整案充分体现了重整过程中多方利益的平衡和协同,实现了各方群体的效益最大化,收到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稳妥推进涉军案件化解  统筹兼顾平衡军民利益

 

案情简介:

2015年11月,陈某作为承租人向某部队承租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的房屋,并将其违法转租给第三人白某(东乡族,经营兰州拉面)、邓某。下半年,该部队根据中央军委全面停止军队有偿服务工作的规定,与陈某解除了房屋租赁合同。在要求白某、邓某办理腾退手续时,遭到拒绝。2018年1月,该部队以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陈某、白某、邓某腾退租赁的房屋。审理过程中,邓某经我院释明,与陈某及部队达成协议,先行完成腾退;白某则拒绝腾退,并在停水停电后采用自发电、外接水管等方式继续经营。据部队反映,其前期曾联合街道与白某进行调解,但在达成口头方案后白某又反悔,提出过高的补偿要求。

法院处理:

我院受理该案后,发现第三人白某系东乡族群众,又是涉军停偿案件,案情较为复杂。因此,案件的处理既要贯彻涉军停偿案件高效审结的要求,同时又要兼顾少数民族权益的依法维护。综合审前情况,承办法官多次走访白某经营的兰州拉面店。在白某亲属提出诉求前,法官先将案件审理涉及的法律程序性问题以及同类案件的相关处理标准耐心细致的向其释明,降低其提出过高诉求的心理预期。走访完毕后,承办法官联系出租人及承租人,约定时间组织出租人、承租人及第三人进行三方面谈。为了白某方便,协商地点选择在拉面店附近。会谈当天,白某情绪平稳,对法庭提出的中间方案表示认可。在取得三方同意后,法庭当即组织三方签订调解协议。最终,承租人陈某立即向白某支付补偿款,白某亦在约定期限内腾退完毕,本案得到圆满解决。

法官评析:

2016年,中央军委发布《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对军队停止有偿服务提出明确期限。该工作涉及军队重大改革措施及国家重要战略部署,一些提前解除合同的纠纷进入诉讼程序。我院将涉军停偿案件的办理作为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依靠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充分发挥维护国防利益巡回法庭的作用,安排专门的法官负责涉军停偿案件的审理。在注重高效审执结涉军停偿案件的同时,兼顾军地、军民利益的统筹及平衡。2018年共审结涉军停偿案件22件、执结7件。在办理过程中,遇到类似案件,法院始终坚持“调解优先”,一揽子解决租金交付、损失赔偿、合同解除、房屋腾退等一系列事项。截至2018年12月,我院落实军产不流失、群众利益不受损原则,高效办结所有涉军停偿案件,服务国防和军队建设,助力军民融合发展。

 

夫妻离婚争子女抚养权  量化赋分表助法官裁决

 

案情简介:

原告严某(女方)与被告陈某(男方)于2004年年底相识,2005年11月登记结婚,育有一女。婚后因家庭琐事经常发生争吵,致使双方感情破裂。为此,原告于2017年11月向我院起诉要求离婚、婚生女由其抚养。被告陈某同意离婚,但认为自己有时间照顾孩子,自身条件相对优越,抚养孩子更有利于其健康成长。

法院裁判:

原、被告对双方夫妻感情已破裂无异议,均同意离婚,但对孩子的抚养权双方争执不下。由于孩子已年满十周岁,在随父或随母生活的问题上应考虑其本人的意见。经询问,孩子表示更愿意跟随原告生活。除此之外,家事法官对本案进行了“子女抚养量化赋分”作为参考。2018年3月,法院经过综合考量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婚生女由原告严某抚养,陈某可定期探视。

法官评析:

2016年6月,我院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为省级五家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法院之一。基于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具有不同于普通民事案件的血缘、亲情等性质,我院致力于“案结、事了、人和”的审判宗旨和办案理念,经过两年的试点实践和探索,形成了一定的经验做法,本案的“子女抚养量化赋分”即为其一。

离婚案件有时纠结的不是财产分割,而是孩子抚养问题。孩子由谁来抚养,这中间包含了太多的伦理和感情,不是证据和法律能一举定夺的,本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当事人双方的争议焦点是婚生女的抚养权归属问题,两人对孩子的感情都很深,均表示愿意抚养孩子。从子女利益最大化原则出发,家事法官对本案制作了“子女抚养量化赋分表”作为参考。本表系基于大量司法实践而成,里面考虑到很多因素,有五大类十余个单项,包括经济基础、个人品性、亲情关系、抚养助力等等。每个类别中每一个单项都有对应分值,比如在经济基础中“工作稳定”计5分,“有无住所”计6分;在亲情关系里,“抚养现状”说的是长时间跟谁一起生活,这一项占20分;还要考虑“子女意愿”,占10分。这份赋分表体现出法官对孩子成长所必须的物质条件、精神关怀的全面关注,还有对父母的脾气性格、身体状况、抚养帮助人情况等的综合考察,让当事人更直观地认识到,法院裁决确定子女抚养权不是单看双方的经济能力,而需综合评判。虽然这份赋分表并不作为裁判的最终依据,但其有利于双方当事人理性思考,有助于法官了解父母双方基本情况,以作出更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裁决。


农村房屋出卖后又毁约  巨额拆迁利益如何分配

 

案情简介:

原告庄某、蒋某母子俩,系农业户籍,所在地为普陀区虾峙镇黄石村。2008年8月31日,两原告与被告陈某、柴某签订了一份《借款房屋抵押协议》,约定案涉房屋作为借款抵押物,且后续政府拆迁或者抵押物再次被转让,所得款归两原告所有。2014年4月,案涉房屋被征收。同年12月,陈某、柴某起诉庄某、蒋某请求确认协议无效并返还房屋。经审理,法院判决确认双方签订的《借款房屋抵押协议》实为农村房屋买卖协议,而庄某、蒋某并不是案涉房屋所在村集体的居民,该协议无效,庄某、蒋某应返还不动产及权属证书,陈某、柴某应返还购房款并支付房屋修复、装修费用。判决生效后,双方均各自履行了判决书所确定的法律义务。2016年12月23日,被告陈某、柴某与舟山市国土资源局签订一份《征收集体土地房屋货币补偿协议》,取得巨额拆迁款。两原告认为虽然农村房屋买卖合同已被认定无效,但对拆迁利益归属的约定属于合法民事行为,两被告应依诚信原则承担相应责任,故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裁判:

本案争议实质是农村房屋买卖合同经法院认定无效后,出卖人与买受人就房屋增值利益的归属如何处理。由于案涉房屋已征迁并发生灭失,其价值产生较大幅度增值,该增值部分系两原告基于信赖双方协议有效而产生的损失。但考虑到两原告均非与被告同一区域内的农村户籍居民,购买农村房屋的行为实际导致了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违反了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两原告自身在签订并履行农村房屋买卖合同中也存有一定过错。故权衡双方利益,基于双方在签订协议时的各自过错,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关于诚实信用原则之规定,我院确定两原告对增值利益享有80%的份额,两被告享有20%的份额。

法官评析:

当下,因城市扩建以及城中村改造,产生不少集体土地上房屋征迁问题,也由此引发之前曾就房屋买卖达成过协议的双方,在利益面前违背诚实守信原则,反悔协议并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利益失衡问题。

对于解决出卖人与买受人就房屋增值利益的归属处理,尤其是巨额的拆迁利益如何平衡,应当按照合同无效缔约过失规则综合评判。本案两原告均非与被告同一区域内的农村户籍居民,自身在签订并履行农村房屋买卖合同中存有一定过错;两被告在已出卖农村房屋数年后又毁约,此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也应承担相应过错。综上,兼顾合同履行情况以及双方过错,对于合同无效后取得的巨额拆迁利益,由双方按照过错相抵,以一定比例划分拆迁利益。


 

案件“执行不能”裁定终结 “回头看”后得以恢复执行

 

案情简介:

2012年4月10日,被执行人蒋某向申请执行人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白泉支行借款10万元,其妻何某与朋友姚某自愿为该借款担保。借款到期后,蒋某未按约还款,申请执行人遂提起诉讼。法院判决确认被执行人蒋某应归还借款本金10万元,并支付利息、罚息和复息,被执行人何某、姚某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被执行人未按判决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于2015年3月30日向我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我院对被执行人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进行了查找,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被执行人亦查无所踪,该案遂于2015年8月3日裁定程序终结。结案后,承办人又采取“终本案件回头看”的方法继续查询被执行人财产和查找被执行人下落,并联系申请执行人时刻关注被执行人的相关情况,若有情况务必及时通知,但一直未取得有效进展。2018年5月中旬,申请执行人向本院提供线索,称被执行人蒋某、何某有一处农村宅基地房屋或将拆迁,并称已经找到被执行人的暂住处。5月25日晚,我院组织干警夜间执行,在被执行人蒋某的暂住处成功将其控制,并带回法院接受调查。经查,蒋某承认拆迁情况属实,且已签订相关协议。执行干警告知其如不履行生效法律判决确定的还款义务,将强制处置其拆迁可得利益。迫于法院强制措施的压力,被执行人蒋某与何某商量后同意共同归还欠款。两天后的一个下午,两人自动履行了所有欠款本金及利息共计202709.68元,本案执行完毕。

法官评析:

案件能否执行到位,除了取决于法院执行工作是否得力外,归根到底还取决于被执行人有无履行能力。只要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执行法官一定会穷尽十八般武艺,努力让他履行义务。但是,若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就算法官们有“三头六臂”,使出“洪荒之力”,也无法兑现,只能依照法定程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简称“终本”)。对于这类穷尽执行程序后仍不能执行到位的案件,我们称之为“执行不能”。认定为“执行不能”后,法院对这批案件不是束之高阁,而是进行动态管理,例如会定期“回头看”,反复对案件进行跟踪处理,若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或有履行的能力,法院会立即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同时,在程序终结(终本)后,申请执行人也应继续保持对被执行人财产动向的时刻关注,正所谓“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如发现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以积极提供线索,再次申请执行,法院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穷尽一切执行措施执结案件,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2018年,我院恢复执行案件470件,执结438件,执行到位金额2.148亿元。

 

万吨油品闲放空置多年  司法网拍高效溢价处置

 

案情简介:

2013年2月27日,申请执行人某石油储运(舟山)公司与其他公司签署仓储服务合同,约定由其提供仓储及配套服务存储30495.137公吨煤油馏分油,并享有单方行使目标货物留置权,且货物所有权发生变更亦不影响留置权。2014年6月1日,剩余27518.201公吨煤油馏分油几经转手,所有权归被执行人广西某公司所有,并由另一被执行人北京某公司承担租费及相关费用。但自同月29日起,被执行人北京某公司一直未按约支付仓储费,申请执行人多次以付款通知单的形式催款,均未果。申请执行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案经审理判决被执行人须支付仓储费等费用。因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申请执行人于2017年4月17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

执行立案后,我院法官针对留置权的标的物即煤油馏分油的拍卖事宜展开工作。经查,该煤油馏分油因所有权人广西某公司涉嫌骗取贷款罪,已于2014年9月12日被公安部门查封,法官随即奔赴广西柳州协调油品拍卖处置权事宜。然而第一次协调结果并不理想,柳州中院认为油品涉及刑事案件,无法定夺拍卖权能否移交。我院多方联系协调,终获同意启动油品拍卖程序,接着评估油品价值、走访监管审批单位、确定拍卖方案,各项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2018年8月17日,该煤油馏分油在淘宝司法网络拍卖平台正式挂拍。历经2次流拍,同年10月10日经过3位竞买人169次公开竞价,最终以1.4905亿元确认成交,成为我院2018年度司法拍卖的最贵“单品”。

法官评析:

2017年4月,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挂牌,实施范围全部放在舟山,舟山从此迈入了自贸区时代,油品全产业链成为发展核心,油品企业快速集聚,保税燃料油供应量呈急速上升趋势,以油品为核心的大宗商品进出口量增长明显。近年来,我院主动服务自贸试验区建设,妥善办理涉油品类、涉大宗商品交易案件,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国家战略顺利实施提供坚实可靠的司法保障。

本案中存储于某石油储运(舟山)公司场地内的27518.201公吨煤油馏分油自2014年6月起闲置,造成多年资源浪费。我院介入纠纷后,针对油品已被查封这一难题,多方开展工作,借助司法网拍平台高效处置,促成油品挂拍后一个半月即以1.4905亿元高价落锤成交,溢价率高达90.7%,节省拍卖佣金89.31万元,不仅申请人的利益得到了最充分的保障,其他利益主体的价值也实现了经济效益最大化。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