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6年07月25日 星期一

新闻中心

以案说法
当前位置:首页
交通安全刑事案件案例五则
发布人: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12-28

一、王某某在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交通肇事案件

(一)基本案情

2015年8月7日6时40分,被告人王某某驾驶浙LXXXXX号重型普通货车,途经329国道与万寿路交叉路口时,与沿人行横道由南往北横过329国道的行人张某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受损,张某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交通事故。肇事后,被告人王某某主动拨打电话报警,经交警部门对事故现场勘查、分析后认定:王某某驾车时安全意识不强,对前方道路情况观察不细,遇情况采取措施不及,盲目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是造成事故直接原因,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发后,肇事车辆所有人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并己支付全部赔偿款。

(二)裁判结果

被告人王某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在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致一行人死亡,并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己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王某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肇事车辆所有人己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亦可对被告人王某某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依法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一年。

(三)典型意义

该案系全市“文明礼让斑马线”活动发起后发生的首例斑马线交通肇事案件。一审判决后,王某某上诉称量刑过重,请求适用缓刑。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某交通肇事发生在人行横道,不属于犯罪情节较轻,依法不适用缓刑。对王某某的上诉意见,不予采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我们认为,斑马线既是行人安全通过道路的保证,也是对驾驶者的一种提醒。驾驶者行经斑马线时应密切注意观察行人动态情况安全通行,否则,应视为对行人生命的漠视,对生命的极端不尊重。如果行为人认为斑马线交通肇事致人死亡,只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赔偿被害人家属损失,就可以适用缓刑,不会失去人身自由,则无法遏制此类交通肇事频发的势头。因此,斑马线交通肇事行为应受到更为严厉的刑事制裁。这一判决结果也对今后类案的处理产生了示范性作用,也有助于引导社会公众对斑马线交通肇事行为引起足够的重视。

 

二、李某交通肇事致人重伤后逃逸案件

(一)基本案情

2014年1月20日11时50分许,被告人李某驾驶浙LXXXXX号小型轿车,途经321省道与茅叉线交叉路口右转弯时,与同向左转弯的何某驾驶的电动车发生刮擦,造成二车受损、何某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人李某驾车逃离现场。经交警部门对事故现场勘查、调查分析后认定:李某驾驶机动车行经交叉路口右转弯时,未让同方向左转弯的非机动车先行,且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驾驶肇事车辆逃逸,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经法医鉴定:何某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案发后,被告人李某所在单位已代为赔偿被害人损失。被害人对被告人李某的行为亦表示谅解。

(二)裁判结果

被告人李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重伤,并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且在事故发生后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李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李某所在单位对被害人的经济损失进行了赔偿,被害人对李某的行为表示谅解,对李某亦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第(六)项之规定,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六个月。

(三)典型意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交通肇事致一人重伤的,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并且具有酒后吸毒后驾驶、无证驾驶、明知安全装置失灵驾驶、明知车辆已报废或者无牌无证而驾驶、严重超载、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的等六种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在这里,肇事后逃逸被作为定罪情节。反过来讲,交通肇事致一人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但无前述六种情形的,不能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本案中,李某肇事行为未造成死亡后果,仅致一人重伤,如无逃逸行为,则其行为尚不构成犯罪。正是其实施了肇事后逃逸的行为,才与其肇事行为相结合,达到了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最终被判处刑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肇事者对交通事故的发生都持不希望的态度。但是,当交通事故发生后,对于已经受伤的被害人则有救助义务,此时置被害人于不顾而逃跑,放任被害人的死亡或者损害后果的加重,主观上则是出于故意。放任危害后果扩大的心态,才是法律要加重处罚的理由。

 

三、陈某某交通肇事后找人顶替逃逸案件

(一)基本案情

2014年2月24日6时许,被告人陈某某驾驶浙BXXXXX号小型普通客车沿定海区环城西路由北往南行驶,途经环城西路与卫海路交叉路口由北往东左转至卫海路99号地段时,车辆冲撞卫海路南侧机非分隔护栏后驶入非机动车道,与行人王某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及机非分隔护栏受损、王某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人陈某某指使范某冒充肇事者而自己逃离现场。后被告人陈某某于当日11时30分许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交警部门对事故现场勘查、调查分析后认定:被告人陈某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害人王某无责任。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陈某某家属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赔偿协议且已全部履行,并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

(二)裁判结果

被告人陈某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一人死亡,并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且其在交通肇事后逃逸。被告人陈某某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某家属代为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被害人家属对被告人陈某某的行为表示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处被告人陈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三)典型意义

交通肇事后让人替罪屡有发生。刑法规定,交通肇事构成犯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在此规定中,交通肇事后逃逸是一个加重处罚情节。(不同于第二个案例中的逃逸系定罪情节。)本案中,陈某某交通肇事致一人死亡,且负事故全部责任,已经构成交通肇事罪。其在肇事后实施找人顶替、自己逃离现场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逃逸,属于加重情节,应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法律规定对肇事后逃逸加重处罚的原因,从客观方面看,肇事后逃离,一是不能保护现场,甚至导致现场破坏,使事故责任认定困难。二是不救助伤员,危害被害人的生命和健康权利。对逃逸加重处罚主要是为了促使肇事者履行保护现场义务以及履行抢救伤员义务,保护被害人的生命和健康权利。本案中,陈某某肇事后找他人顶替,自己逃离现场,没有履行法定义务,属于逃避法律对其追究的行为,应认定逃逸。虽然其之后又于当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但不能改变其逃逸的事实。而对顶替肇事者的行为人的行为,在达到一定社会危害性,如严重妨害司法机关查处案件时,应认定包庇,受到相应的处罚。


四、王某光无证、毒驾交通肇事案件

(一)基本案情

2015年8月3日下午,被告人王某光在驾驶证被吊销的情况下,驾驶牌号为浙LXXXXX号的小型普通客车从舟山市临城往定海方向行驶。17时46分,途经定海区昌洲大道与双拥路交叉路口往西14米地段时,与由北往南横过道路的行人林某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受损、林某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王某光打电话报警,后弃车逃离现场。同日晚,王某光在家人劝说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在接受调查过程中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对王某光的尿样经甲基苯丙胺类检测呈阳性。经交警部门对事故现场勘验、调查分析后认定:王某光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时,对前方情况观察不细,盲目行驶,且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导致交通事故的过错较大,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林某横过机动车道时,未从人行横道通过,导致交通事故的过错较小,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二)裁判结果

被告人王某光违反道路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负事故主要责任,且在交通肇事后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王某光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王某光无驾驶资格在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应酌情从重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条之规定,判处被告人王某光有期徒刑四年。

(三)典型意义

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 无驾驶资格的人驾驶机动车,都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禁止的严重违章行为,行为本身就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如果具有这种情形,致死亡一人以上的,一般不适用缓刑。尤其是吸毒后驾驶车辆肇事肇祸成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新问题,成为威胁群众安全的一大“杀手”。我院严格依照现有法律规定,对“毒驾”交通肇事始终坚持“零容忍”,持续保持高压态势。五年来共判处3起“毒驾”交通肇事案件,肇事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实刑。这3起“毒驾”案件都无一例外地存在肇事人逃逸情节,社会危害性较大。

 

五、李某某曾因“醉驾”受到刑事处罚又饮酒交通肇事案件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某曾因犯危险驾驶罪于2015年8月27日被判处拘役一个月十五日,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2016年6月26日凌晨,被告人李某某在驾驶证被吊销后,饮酒后驾驶牌号为浙LXXXXX号的小型越野车,沿舟山市定海区鸭东路线0KM+930M地段时,与前方行人朱某、张某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受损、朱某及张某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人李某某驾车逃离现场。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人李某某在驾驶证被吊销期间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且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案发后,被告人李某某与二被害人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二)裁判结果

被告人李某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二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且在肇事后逃逸,情节特别恶劣。被告人李某某已与被害人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并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三)典型意义

李某某此次交通肇事前,曾以危险驾驶罪被判处刑罚。查阅其危险驾驶罪的判决书,其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15.3mg/100ml,且在遇到公安机关依法检查时,采取了逃避、拒绝的行为。因此判处刑罚时已考虑其上述情节,予以酌情从重处罚。而李某某在被判处刑罚外,亦受到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在此情形下,其屡教不改,仍然饮酒后驾驶车辆,且明知自己属于无证驾驶,最终又导致了两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的“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再加上其逃逸情节,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对这种目无法纪、执迷不悟的行为人,应当给予严厉处罚,以儆效尤。司法实践中,肇事者为隐瞒饮酒或者醉酒、毒驾、无证事实,往往选择逃离现场,因此此类案件的逃逸比例相对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