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6年07月25日 星期一

司法统计数据

法院工作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2010年人大工作报告案例
发布人: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0-03-01

寻衅滋事阻挠施工  破坏建设构成犯罪
案情简介:
2007年6月至2009年7月期间,被告人陈某、顾某、朱某、王某、陈某某分别结伙,以工厂生产和建筑施工影响休息及污染环境等名义,多次到舟山市银马水泥厂门口、舟山市电力公司定海供电分公司甬庆村照明线路施工现场、甬庆村东方丽景住宅小区基础项目施工工地、定海东山隧道非机动车道改造工程施工现场吵闹、寻衅滋事,阻扰生产和工程施工,并多次强行索要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72000元。
法院裁判:
    被告人陈某、顾某、朱某、王某、陈某某分别结伙,通过吵闹并阻扰公司生产及工程施工,共同强拿硬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属共同犯罪。被告人顾某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朱某、王某、陈某某在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又当庭自愿认罪,对其三人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朱某、王某曾有受刑事处罚和劳动教养的犯罪前科与劣迹,均应酌情从重处罚。据此,依法判决被告人陈某、顾某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朱某、王某两年有期徒刑,被告人陈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
法官评析:
寻衅滋事罪,刑法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寻衅滋事行为所反映出的“随意性”、“恣意性”和“无理性”,直接体现了行为人公然藐视社会道德体系所确认的人与人之间日常交往中所必须遵循的行为规范。表面上看,寻衅滋事犯罪的社会危害性没有杀人、抢劫、强奸等严重暴力犯罪的社会危害性明显,但是,该种犯罪行为对社会管理秩序特别是公共秩序的侵害所造成影响是极其恶劣的,而且其所具有的团伙性、暴力性特点,极易发展成涉恶涉黑团伙,严重影响社会和谐稳定。本案中,陈某等五名被告人多次到建设施工现场无理吵闹、阻挠施工、肆意挑衅,进而占有他人财物,严重破坏了正常的施工秩序,其行为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大,触犯了刑法,受到法律的制裁。
本案也是我区集中开展建设环境专项整治行动中的一项重要内容。2010年,我院与公安、检察等部门一起开展建筑工程环境专项整治活动,严厉惩处阻挠建设施工、破坏建设市场秩序的犯罪行为。2010年4月27日,在定海文化广场召开公开处理大会,对包括本案在内的3件影响建设环境的寻衅滋事案件进行公开宣判,现场上千名群众旁听了宣判,有力地震慑了犯罪分子,有效地营造了健康有序的建设施工环境。
2011年是建设舟山海洋综合开发试验区的起始之年,我院将继续发挥司法的保驾护航作用,通过建立专项打击机制,严密防范和依法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全力维护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为我区进一步发扬产业竞争优势,抢抓海洋综合开发试验机遇,全面开启幸福宜居定海建设新征程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有价证券快递丢失  依法合理确定赔偿
案情简介:
    2009年6月,原告某公司要求被告某速递行寄递两份快件至宁波,后该两份快件在递运过程中遗失。两份快件中共包含15份核销单和1份提单。事后,原告为办理核销单挂失手续,花去交通费182.10元,又为重签提单,向银行申请出具银行保函,花费手续费20203.86元,并在银行要求下提供了230000元保证金,担保期限26个月。双方对快件遗失的损失赔偿协商未果,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损失52990.31元。被告辩称快递物品的内容是事后经原告告知才知道,不了解其价值和风险,而且原告未要求保价,因此不能接受原告主张的赔偿额。
法院裁判:
被告遗失快件,未完成其递运义务,对于原告的损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合同法》规定,合同的任何一方应当承担的违约责任,应与其订立合同时预见到的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相适应,故本案中原告的损失,应该由原、被告双方合理分担。据此,判决被告某速递行赔偿原告公司两份快件遗失造成的损失合计5091.05元。一审判决后原告上诉至市中院,2010年6月,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法官评析:
本案系一起快递服务合同纠纷。原告要求被告为其递运快件,被告受理该业务后,双方间形成了以快递服务为内容的服务合同关系。递运单背面的《国内快递服务协议》,即属于双方认可的合同条款。该服务协议第4条载明“本公司在服务过程中造成快件延误、损毁、灭失的,应承担赔偿责任。双方没有约定赔偿标准的,可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执行。既无约定也无相关法律规定的,服从快递服务标准规定。”虽然该条款是格式条款,但是内容合法公平,对协议双方应有约束力。
快递服务合同中的递送物品,既有一般的货物,也有合同书、票据、单证等本身基本无价值或价值极低的物品。对于前者,快递经营单位在收件时就能够预计其价值,并进而预见到遗失、毁损可能造成的损失,当快件遗失、毁损的后果发生时,按价赔偿,符合公平原则。但对于后者,快递经营单位在收件时难以确定其价值,自然也无法预估损失。事实上,单证等类物品遗失、毁损造成的损失,主要不是体现在物品本身,而是由此引起的间接损失。要求快递经营单位预见到间接损失,显然不合理。本案即属于因单证遗失导致的赔偿纠纷。对此类可能造成较高间接损失的快件的遗失、毁损,发件人更有能力预估损失,也可以选择保价服务或投保,以规避风险,本案中原告没有选择保价或投保,在发生快件遗失后要求被告赔偿全部损失,显然不合理地加重了被告的责任。故本案中原告的损失应由原、被告双方合理分担。
近年来,快递业务飞速发展,也由此引发了很多纠纷。发件人在享受寄递便利的同时也要审慎,以免造成不可追回的损失,如递寄物品前应看清快递委托单背面的条款;确认交运的物品填写是否全面、清晰;易损物品应注明;寄递贵重物品时,最好进行保价等。行业协会等应加强监管,促进快递公司提高服务质量。法院也将发挥职能作用,推进健全纠纷化解机制,为快递服务市场的繁荣健康发展提供保障。
房屋交易中途违约  法院判决赔偿损失
案情简介:
2009年8月,原告潘某与被告费某通过中介订立房屋买卖合同,被告费某将其名下商品房一套出卖给原告潘某。合同约定:房屋面积141.46平方米,总价款127万余元;于2009年8月20日前原告支付57万元,由被告办理房屋权属变更登记;定金适用定金罚则;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由违约方向对方支付房款的1‰滞纳金,逾期15日,属根本违约,守约方可解除合同,并由违约方向对方赔偿房款的15%作为违约金。合同签订后,原告潘某即支付给被告定金3万元。2009年8月15日,被告费某告知原告潘某不再履约,并返还原告6万元,原告未予接受。2009年8月18日原告潘某提存57万元房款,并于9月10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房屋买卖合同,被告返还定金3万元,并支付滞纳金、违约金,赔偿中介费、提存费等各项损失共计21万余元。
法院裁判:
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因此,对双方的房屋买卖合同,确认依法解除;当事人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根据双方对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判决被告支付违约金99000元;被告返还原告先期给付的定金30000元。
法官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第一、原被告双方合同解除的时间。根据合同法规定,合同的解除包括约定解除和法定解除,本案中被告于8月15日提出不再履约,既不符合合同的法定解除条件,也没有与原告达成合意,不符合约定解除的要求,所以被告提出的其已于2009年8月15日单方面解除合同的主张,理由不能成立。按双方合同约定,“原告不能按期付款或被告不能按期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或不能按期交房,逾期15天,属违约,守约方可单方面解除合同,解约时应通知对方”,据此确定合同解除的时间为2009年9月8日。第二、双方合同违约条款的适用。合同中既约定了定金条款,也约定了违约金条款,对适用哪项条款,原、被告各持一词。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既约定违约金,又约定定金的,一方违约时,对方可以选择适用违约金或者定金条款,在本案中,被告违约事实清楚,故对合同中约定的违约条款,原告有选择的权利,现原告主张适用违约金条款,符合法律规定,故本案适用原被告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条款。综上,法院按照双方约定的违约条款判决被告支付原告违约金99000元并返还先期支付的购房定金30000元。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的规定,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30%的,一般可以认为约定的违约金过高,法院可予酌情调低,这需在签订合同时引起注意。
近年来,房产市场交易火热,因房屋买卖产生的纠纷也逐年增加。对于当前房地产市场体系化建设正处于发展阶段而导致的房屋交易纠纷,不仅需要有关部门加强管理,更需要增强交易者的法律风险意识,结合法院裁判所产生的导向、规范作用,共同为房屋买售市场健康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老人购物电梯摔倒  商家被判部分赔偿
案情简介:
2010年3月26日,五名原告的母亲,81岁的施某在无人陪护下步行至舟山市定海区某大型综合超市购物,当搭乘自动扶梯上行至二楼过程中突然摔倒,导致左耳后枕部裂伤并发呕吐。随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急诊,抢救无效,后施某死亡。为此,五名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丧葬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94024元。
法院裁判:
被告某公司系从事超市销售经营活动的法人,其对使用的场所有义务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损害的发生或者使之减轻,理应承担一种从事社会活动的安全保障义务,在场所内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情况要有相适应的有效的预警、警告、指示说明、通知和保护等,以防止他人人身遭受损害。同时,五原告作为施某子女,对高龄母亲外出未予陪同照顾,应承担看护不力的责任。因此,根据原、被告各自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原因力大小,判决被告赔偿五原告因受害人施某死亡导致的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共计30507.78元。
法官评析:
本案争议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被告是否尽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商场所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是对于一般的被保护者负有隐蔽性危险的告知义务。商场电梯的警告标牌未对老年人和特殊体质人群进行必要的提示,也没有配备适当的人员为参与社会活动的他人提供预防外界及第三人侵害的保障。为此,法院认定被告未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二是原告的责任。五名原告对于年事已高的母亲在从事日常活动中疏于看护,理应承担因看护不利造成损害的一部分责任。为此,法院认定原告未尽到适当的照顾义务。三是双方责任如何认定。被告在经营活动中虽然未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但原告一方也存在疏于照顾的责任,而且,施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应尽一定的注意义务,应当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从事相应的活动有一定的判断。为此,对于造成施某死亡的后果,原被告都应适当承担一定的责任。
安全保障义务主要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群众性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应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使他人免受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义务,因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而产生的责任是一种不作为责任。从事这些社会活动的人一般都以从中谋取利益为目的,对他们课以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也符合收益与风险相一致的要求,并且,他们也最有可能了解到整个场所的实际情况、预见可能发生的危险,进而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损害发生。安全保障义务也正是在综合考虑了社会活动中的经济价值与道德需要后,依据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所确立的。
 
虚构公司决议侵权  确认无效消除危险
案情简介:
2009年11月27日,在六名原告不知情、未提交股东会讨论决定的情况下,被告某公司作出了“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关于不设职务股的决议”,载明:经股东大会讨论决定,从即日起公司不再设职务股,原告职务股转为公司借款。2010年8月2日,六名原告等收到利息后,向被告询问,才得知上述所谓的公司决议。之后六原告陆续退回了上述利息,并与被告协商要求撤销决议,未果。另据查明,依2009年11月27日被告发布的决议内容,决议的效力来源于其援引的股东会决议,但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股东会决议,系被告法定代表人杜撰出来。2010年9月6日,六名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该公司决议。
法院裁判:
本案中,原告请求撤销股东大会决议,但由于该决议不存在,原告的撤销权无从存在,故法院本应评判的对象因客观不存在,所以不用审查;但原告诉讼的根本目的是保护股东权利,不用审查的仅仅是原告的撤销请求权,而非不审查原告权利是否应受法律保护。现被告杜撰公司决议的行为危及了原告的股东权利,被告作出的决定并无处分权利的来源和合法依据,故法院判决确认被告2009年11月27日的公司决议无效。
法官评析:
《公司法》第22条规定了公司决议的效力问题,对于公司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作出公司决议的程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及公司章程的和公司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可撤销。公司法仅对公司决议程序瑕疵和内容瑕疵作出了规定,但并没有明文规定公司决议根本不存在这种情形,这就在实践中造成了法院因缺乏法律依据而很难作出裁判。然而,本案被告杜撰公司决议的目的就是借助该决议来撤销原告的股东地位,其行为已经侵害了原告的股东权利,即使公司法并未对此种侵害行为作出明文规制,但股东权利却是多部民事法律所保护的法益之一,因此,根据2010年7月1日实施《侵权责任法》对行为人侵权行为所应承担的侵权责任出发,判决确认被告公司该决议无效,从而在根本上消除了被告侵权行为给股东们带来的危险状态。
对于这类新类型案件,反映了司法活动中的新矛盾。新类型案件往往涉及利益关系复杂,权利义务关系新奇,有些甚至是法律制度上的漏洞,这些都给法官办案提出了挑战。面对新类型案件所遇到的法律局限性问题,在寻求形式规则与价值判断相统一的方向下,能够辨析法理、合理解释,作出既符合法价值精神又契合社会发展大势的公正裁判。
 
 
 
 
 
发放保证金引争端  风险评估和谐结案
案情简介:
2009年7月,原告舟山市某房屋拆除公司承接“舟山大陆饮水二期工程拟建移民安置小区的建筑物拆除工程”后,在施工期间,与工程现场附近住户发生房屋振动、噪音等纠纷,被告某社区管委会出面协商,为安抚群众情绪,原告向被告交了10万元工程保证金,被告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某拆除公司房屋损伤保证金预收壹拾万元整”。后被告在原告未到场的情况下将钱发放给群众。拆除工程结束后,原告向被告催讨保证金未果,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返还保证金10万元。
法院裁判:
经依法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后,原告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依法作出裁定:准许原告舟山市某房屋拆除公司撤回起诉。
法官评析:
本案所涉大陆饮水二期工程是省市重点项目工程之一,是关系全市经济发展大局、事关长远的基础设施建设,案件的审理执行涉及各方利益平衡,可能影响公共事业健康发展、人民群众长远利益。为妥善处理本案,法院在收到案件后,迅速启动重大案件社会效果评估机制,有效发挥职能作用,统筹兼顾,加强与有关各方的沟通协调,确保纠纷得到及时、稳妥、有效的处理。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查明,原告在施工期间,因噪音、震动、粉尘等给施工现场周边居民造成一定影响,群众不满,因此才有被告某社区管委会出面调停。为平息群众情绪,保障重点项目建设,原告公司向被告某社区管委会缴纳了10万元工程保证金。后原告认为村民损失不到10万元,而且对被告在原告未到场的情况下将该款项发放给居民十分不满,因此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返还该笔保证金。考虑到本案涉及多方利益,且被告发放保证金给周边居民这一环节,系维护当地和谐稳定这一工作出发点而作出的决定,法院在第一时间启动重大案件社会效果评估机制,通过与辖区党委政府、水务部门、社区等各部门联动,积极参与协调,细致展开调解,最终促成双方和解,使矛盾纠纷有效化解。
为进一步推进社会管理创新,促进社会矛盾化解,2010年以来,我院继续推行重大案件社会效果评估机制,对涉及政府重点扶持项目与企业的各类案件,地方党委政府极为关注、法院处理结果可能对当地社会经济产生明显导向性作用或涉及重大利益分配的案件,以及群众反映强烈、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其他重大案件,法院在受理、审理、执行、信访各个环节,就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的各类因素按照相关程序进行综合分析并及时采取有效防范措施,实现办案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政治效果的统一。2010年,全院共实施社会效果评估17次,涉及各类案件131件,有效地防范了群体性事件的发生,消除了影响社会稳定的风险,为我辖区经济社会持续快速发展,社会事业全面进步创造了和谐的社会环境。
 
钢材涨价拒绝履约  慎重处理保障经营
案情简介:
    2010年3月8日,原告某造船公司因造船所需,与被告签订两份钢材买卖合同,合同总价款为6794496.68元。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约定于3月16日将定金2038000元转账给被告,后被告提出钢材价格上涨而拒绝交货,并于3月26日返还原告交付的定金。原告为生产所需,转而购买其他厂家货物。2010年5月11日,原告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被告账户内1400000元款项。次日,原告起诉,请求按照定金罚则,要求被告赔偿总货款的20%,即1358899.34元(因3月16日交付定金2038000元高于总价款的20%)。
法院裁判:
    受理案件后,经法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达成和解,原告以被告已经赔偿损失为由,于2010年6月25日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并于同日解除对被告公司银行账户存款1400000元的冻结。
法官评析:
本案系我院为中小企业创业创新发展提供司法保障,帮助企业妥善处理纠纷,勇克时艰的一个案例。原告某造船公司的损失经本院主持调解后得到了妥善赔偿,既维护了企业合法权益,又使双方合同纠纷得以顺利解决,帮助对簿公堂的交易伙伴握手言和。
“海洋综合开发试验区”是舟山前所未有的机遇,机遇也同样蕴含着危机。2010年,我院组织全院法官“进企业、抗风险、谋发展”,审理各类民商事案件2746件,为海洋综合开发试验区建设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法院在审理涉中小企业案件时,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为中小企业创业创新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导意见》要求,坚持把握好案件裁决的司法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为保障涉诉中小企业的合法权利,使涉诉中小企业不至于因诉讼风险而导致发展上出现困难局面,法院采取了多项措施:一是在中小企业作为原告诉至法院时,启动重大案件社会效果评估机制,分析案件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和问题,及时做好预案。二是及时将有关的诉讼情况向当地党委、政府领导反映,取得党委、政府对法院工作的理解和支持。三是针对在起诉同时申请涉诉中小企业的财产予以保全的情况,考虑到采取保全措施是否会对企业的正常运营产生不利影响,从服务当地经济建设、支持企业平稳发展的大局出发,积极促成原被告双方的理解沟通,尽量不采取查封、扣押等保全措施,维护其资金链的正常运转。四是针对企业从诉讼中暴露的管理问题,法院及时发出司法建议书建议企业加强内部管理,妥善处理债权债务,最大限度减少纠纷。2010年,全院共审结涉企案件1221件,审结劳务合同、劳动争议等案件159件,执行涉企案件443件,执结标的额9481万,妥善化解大量涉企业纠纷,取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
 
道路交通事故损害  保险公司如何担责
案情简介:
2008年6月,被告许某驾驶被告舟山某置业公司汽车与原告孙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刮擦,造成原告受伤。同日,交警部门做出事故认定,被告许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孙某承担次要责任。原告受伤后当即被送至医院救治。后原告委托司法鉴定所进行了伤残等级鉴定,被评定为十级伤残。另查明,被告某置业公司为肇事车辆已向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2010年6月23日,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许某、某置业公司共同赔偿原告医药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鉴定费及财产损失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38403.38元;被告某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裁判:
经法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原告孙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140502元,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120380元;被告许某、某置业公司共同赔偿原告20122元,原告放弃就本次交通事故其他损失向三被告主张权利;就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以上应由被告许某、某置业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部分,由保险公司依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约定,自行向被告许某、许某公司理赔。
法官评析:
首先,本案涉及到机动车交强险与第三者责任险中有关法律问题的解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简称“交强险”,是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车人员和被保险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在我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都应当投保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则是非强制性的保险。保险公司对超过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的损失部分,根据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应负的责任来确定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许某驾驶的汽车已投保上述两个险种,因此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协议确定了理赔方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损失,超出限额外的损失则在肇事车主先行赔付后,再由保险公司根据双方之间的第三者责任险合同约定向车主理赔。
其次,本案系我院诉调衔接、法司联动,参与构筑“大调解”格局司法实践的一起个案。跨海大桥通车后,岛内交通流量不断创新高,使得道路交通安全形势日趋严峻。为了让交通事故当事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纠纷,公正高效地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我院于2009年11月19日起,在新城交警大队设立了巡回审判点,会同新城交警大队、街道司法所,创新诉调衔接工作机制,通过服务关口前移,简化诉讼手续,坚持调解优先等措施,确保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纠纷,推进和谐司法,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就本案而言,经法官耐心细致调解,双方当事人最终自愿达成调解协议,执行款项也顺利到位,达到案结事了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双赢。
 
 
身份证件弄虚作假  婚姻登记依法撤销
案情简介:
原告邵某与一外地女子于2008年10月向某民政局申请结婚登记,该民政局在核对当事人提供的身份证、户口簿、户籍证明并填写《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后向双方颁发结婚证。后邵某发现与其结婚的女子身份证、户籍证明系伪造,且该女子在事情败露后离开舟山去向不明。邵某认为民政局未对当事人提供的证件材料进行严格审核,错误地颁发了结婚证。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结婚证。
法院判决:
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民政局在办理邵某的结婚登记时对结婚登记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形式上的审查并当场向双方颁发了结婚证,该行政行为的作出并不违反法定程序。但由于婚姻一方当事人提供虚假的身份证明,致使邵某与其的婚姻关系因一方身份虚假而不成立。对不成立的婚姻关系不能以民事判决的形式确认婚姻关系无效或可撤销。原告的情形也不属于婚姻登记机关可自行撤销结婚登记的范畴。故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告某民政局于2008年10月14日对邵某作出的结婚证。
法官评析:
近年来,因婚姻当事人提供虚假的身份证件最终导致婚姻登记被撤销的,并非个案。使用虚假身份证进行结婚登记其法律效力究竟如何?受害方可采用何种措施进行权利救济?这既是司法实践中颇具争议的问题,也是本案关注的问题。
就本案而言,首先,关于结婚登记的效力。虽然某民政局向原告双方颁发结婚证的行为并不违反法定程序,但由于婚姻一方当事人提供虚假的身份证明,致使邵某与其的婚姻关系因一方身份虚假而不成立。其次,原告的权利救济问题。一、婚姻登记相关法规规定:“除受胁迫结婚之外,以任何理由请求宣告婚姻无效或者撤销婚姻的,婚姻登记机关不予受理。”这意味着民政部门不能受理胁迫结婚之外的任何婚姻纠纷,即本案中的结婚登记不能由民政部门予以撤销。二、《民事诉讼法》规定:起诉必须有明确的被告。本案中,婚姻另一方的外地女子提供的是虚假身份证明,原告也无法提供其真实身份,虚构的人显然不能作为一个明确的被告参加诉讼,意即原告无法通过民事诉讼获得权利救济。为此,法院依法作出了撤销结婚证的判决。
婚姻登记过程中当事人弄虚作假,原因主要有:一、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以往的“单位人”被大量“社会人”所代替,婚姻登记管理也作出相应调整,由原来的单位出具婚姻状况证明改为由当事人向自行出具声明书,这在方便当事人的同时也使弄虚作假更为便利;二、婚姻登记机关并没有与公安机关实行人口信息资源共享,无法对以假乱真的假身份资料作出正确的判断,如本案中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作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最终却因当事人提供的身份证明虚假而被撤销,感觉自己做了“冤大头”;三、对当事人不法行为的法律后果、法律规定不明确,使当事人存在规避法律的侥幸心理;四、社会诚信意识尚待提高。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极大地促进社会的和谐。在婚姻虚假登记并非个案的社会现状中,除培育公民、社会的诚信度外,我们的立法、执法和司法等部门更应加强合作,共同努力,确保婚姻登记当事人向登记机关提交的身份证件的真实性,共同建造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
千万债务圆满执结  各方利益充分保护
案情简介:
2009年12月30日,申请执行人某银行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两被执行人舟山某水产公司及王某连带支付贷款及各项费用共1262万余元。
执行情况:
法院受理后,经细致调查,发现被执行人舟山某水产公司已因资金困难停工停产,仅有土地、厂房和机器可供执行,且有关部门已决定对厂房断水断电,由此将使厂房内的冷库设备性能受损致价值大打折扣。为保障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我院主动告知申请执行人相关情况,由其派人维护设备、看管厂区,并积极与当地政府、相邻企业联系沟通,确保厂区水电畅通,使冷库设备得到妥善维护。同时,迅速对土地、厂房和机器设备进行委托评估,并及时组织拍卖。因设备维护良好,评估财产最终以1800万元的价格拍卖成功,超出拍卖保留价400余万元,使申请执行人债权得以完全实现,充分保护了各方当事人利益。
法官评析:
本案系我院成功执结的一起标的额最大的案件。对此案我院十分重视,采取了多项措施执行:一、严密谨慎的准备工作。迅速启动重大案件社会效果评估机制,统筹兼顾制定切实可行的处理方案。经调查发现,本案被执行人财产仅有已被抵押的土地和厂房等,而被执行人除本案外,在本市其他法院尚有几十起执行案件,还有大量小额债权人曾扬言要破坏查封财物,厂房内则有其他公司代冻的货物及其他法院查封的货物等。为此,在前期准备工作中,经多次协调沟通,终于明晰财产权属,确定了评估拍卖的执行方案。二、最大限度维护财产价值,确保拍卖及时顺利。针对水产公司设备特性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设备维护工作。与当地政府、有关单位协商,确保厂区水电畅通,避免冷冻机器设备因停止运转而损坏性能,并特雇请设备维护人员维护设备。针对部分小额债权人曾表达出要到厂区闹事的情况,一方面雇请门卫看管厂区,另一方面耐心做好这批小额债权人的思想工作,有效地防止了哄闹厂区的不良事件。三、成功拍卖并做好拍卖后的财产移交工作。由于前期工作准备到位,土地、厂房及机器设备经公开拍卖以1800万元的价格成功拍出,高出拍卖保留价400余万元,申请执行人全额收回贷款,其他法院的执行案件也得以部分执结。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均专程到法院表示感谢。舟山某海洋产品公司经过竞拍取得该财产。在办理财产移交手续时,法院以迅捷、高效的办事作风协助该公司办理好产权过户、水电结算等一系列繁琐复杂的事务,在第一时间将拍卖财产整体移交给买受公司。买受公司对设备状况非常满意,其法定代表人、全国人大代表李某专程派人送来锦旗和感谢信,称赞法院服务和谐、廉洁高效,承办法官耐心细致、严谨高效。
近年来,大标的额案件进入法院执行日渐增多,2010年我院共受理标的额100万以上的执行案件38件,标的总额达8997.56万元。对此,我院采取六项措施加强执行力度,效果良好。一是实行院庭长主办制度,由中层领导承办,院领导督办审批;二是建立重大案件执行协助机制,加强部门联动;三是提前制定执行预案,穷尽措施快速执结;四是有效利用重大案件社会效果评估机制;五是加强执行管理,提高效率;六是强化监督制约机制,确保执行公正、廉洁、高效,实现案件执行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